澳门葡京官网

项阳庙:深山古村的奉献与荣光

来源:湖北日报

地理位置: 项庙村位于孝昌县东北部小悟乡,这里是开国少将阳焕明的故乡,抗日军政大学第十分校、新四军五师被服厂、兵工厂曾在此驻扎;2013年,项庙村入列第二批“中国传统村落”名录。
村落特色:  项庙村位于孝昌县东北部小悟乡,有1130多口人,233户人家,国土面积3.3平方公里。村居中,明清建筑约占20%。村子隐现于青山绿水之间。近年兴建的村居楼房随处可见,而斗拱结构的明清建筑,青砖青瓦马头墙,门庭雕龙画凤,格外打眼。这里曾是李先念领导的新四军五师主要活动基地之一,留有抗日军政大学第十分校、被服厂、枪械厂等革命旧址30多处。

项阳庙

  项庙村 

  项庙村位于孝昌县东北部小悟乡,有1130多口人,233户人家,国土面积3.3平方公里。村居中,明清建筑约占20%。这里曾是李先念领导的新四军五师主要活动基地之一,留有抗日军政大学第十分校、被服厂、枪械厂等革命旧址30多处。

  2013年,项庙村入列第二批“中国传统村落”名录。

  大悟山间,古树森森,流水潺潺。

  “小悟乡出了10位开国将军。”采访车从孝昌县城关向东北方行驶,路过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的张震将军故乡,同行的孝昌县委宣传部副部长黄俊元,一路介绍这个山区乡的奉献与荣光。

  项庙村隐现于青山绿水之间。近年兴建的村居楼房随处可见,而斗拱结构的明清建筑,青砖青瓦马头墙,门庭雕龙画凤,格外打眼。

  这里是开国少将阳焕明的故乡,抗日军政大学第十分校、新四军五师被服厂、兵工厂曾在此驻扎;李先念、郑位三、陈少敏等英雄人物,留下许多光辉足迹。

  古朴闲适的和谐家园 

  夏日炎炎,大悟山间却能安享绿树下的清凉。项庙村西冲塆前,几位老人正坐在屋前悠闲地聊天。

  “我们祖上是明朝洪武年间从江西迁过来的。”胡付思老人身体健朗,声如洪钟,谁都猜不出他已是82岁高龄。他说,村里的老房子,青砖黛瓦,飞檐翘角,是祖宗传下来的家业,有好几百年了。

  “现在说的项庙,本来叫项阳庙。”说起村名的来历,老人们讲述了一段耐人寻味的故事。

  在村小学后面有座建于明代的庙宇叫项阳庙,门前会亭河水四季流淌,河中鱼儿上下争游。周围有九个曲折的山嘴伸向庙头,被人称作“九龙奉圣”之地。

  当地有项姓和阳姓两大家族。早年,阳氏一族“老”(死)了一个人。按地方习俗,四个青壮劳力到已经勘测好的坟场“打井”。而这打井葬人之地,不是阳氏的,而是项氏的。阳氏打井人一离开,项氏的人就将一尊观音菩萨塑像抬到打好的井里。当阳氏的子孙抬着亡人的棺木来到墓地时,看见洞穴中的塑像,便派人下到井里往上抬,可怎么也抬不起来。主事人想,这恐怕是天意吧。无奈之下,只好在附近重新打井安葬。

  新打井的地方与原井只隔了一道田埂,虽在项氏的地面上,却是阳氏的祖坟地,项氏人也就默许了。

  经此事后,项、阳两姓逐渐和好。两姓族长商定,在原先打井葬人的地方修建一座庙宇,取名为“项阳庙”,宣示两姓和平相处,共享美好家园。

  按建庙时约定,项阳庙由项阳两姓轮流管理,一边管理一年。这个规矩流传几百年不变,今年轮到项家,年过七旬的汪富英老太代表夫家项氏在庙中主事。

  “邻里和谐,才能幸福安宁。”老人们说,项阳庙至今香火旺盛,就说明了这个道理。现在村名被简称为项庙,阳氏也没有异议。

  大悟山间的抗大学堂 

  李先念在《我们的大学》一文中说抗大第十分校是:“鄂豫边区英雄儿女的‘萃英堂’!新中国的的‘育才院’!”

  1943年3月8日抗大十分校由随州迁到项庙,课堂设在阳氏祠堂。李先念任校长,阳焕明任副校长。

  阳焕明是地道的项庙村西冲人,他与李先念在长期革命斗争中结下深厚情谊,抗大十分校迁入阳氏祠堂,得到阳姓村民的大力支持。分校在项庙主办了五期,主要培养营级以下干部,共培养军事和政治干部5000余人,这些学员后来大多成为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我军的骨干分子。

  阳氏祠堂如今已是省级文物保护单位,爱国主义教育基地。

  祠堂大厅便是抗大课堂,如今已寻不见当年模样;左侧两间厢房,曾是李先念和警卫人员的卧室,至今仍摆设成当时情形;右侧房间已成为文物展室,新四军枪械厂制造的大刀短枪等陈列其间,透过斑斑锈迹仍寻得见当年战士们英勇杀敌的万丈豪情。

  “我在村里见过李先念主席。”胡付思忆及往事无比自豪,他说,有一年李先念来抗大,骑着高头大马,英气逼人。

  阳焕明凭着他对这一带地理环境的熟悉,曾带领学员与敌伪巧妙周旋,上演了一幕幕惊心动魄的故事。一天傍晚,分校从阳氏宗祠向王家河转移,日伪军1000多人突然封锁公路,企图包围袭击。阳焕明发现敌情后,为保存革命英才,带领学员沿着山沟往山里撤离。撤到土帝岭一带时,学员与敌军,相距不过百米。恰在此时,一位女学员襁褓中的婴儿突然啼哭起来,女学员情急之中,用手紧紧捂住孩子的嘴巴。敌人走后,婴儿已被捂得脸上发紫,奄奄一息,幸亏卫生员及时做人工呼吸,婴儿方才脱离危险。

  1955年,阳焕明被授予少将军衔,曾任南京军区空军司令员。1971年,阳焕明携妻子荣归故里,深情回访当年抗大分校、枪械厂旧址,感念乡亲们对革命事业的支持与奉献。老人们都还记得,那天,阳焕明来到村口,在一棵直径近两米的古三角枫树下久久伫立,没有人知道将军心中翻涌着怎样的波澜。当年如哨兵般护卫着革命的几百年老树,依然英姿勃发,昂然挺立。